yabo1



  8月1日清晨,佛罗伦萨城静悄悄的。位于Savonarola广场的佛罗伦萨俱乐部总部前,三三两两地来了一些球迷。他们带来了鲜花,带来了紫色的围巾,他们把这些献给了即将死去的佛罗伦萨俱乐部。俱乐部总部是一幢苍白色的小楼,奄奄一息。这样的葬礼是平静的,是忧伤的。到了下午,等到卡拉罗宣布佛罗伦萨俱乐部已不复存在,佛罗伦萨城要重新组建自己的球队从丙级联赛从头开始的时候,丧礼也悄然结束了。 没有2200万欧元,没能在乙级联赛注册,佛罗伦萨的名字就这样在意大利足坛消失了。人们都以为足协会网开一面,卡拉罗会强行让佛罗伦萨通过注册,但这一次人们都错了。从7月29日到8月1日,足协认为已经给足了切奇·高里时间,而卡拉罗在最后关头也没有挽救佛罗伦萨,他顺从了球会预算审查委员会的决定,让佛罗伦萨自己滑落悬崖。在昨天的足协会议最后,卡拉罗说:“这是非常糟糕的一天,因为一家有着优良足球传统的俱乐部没能在联赛成功注册。这是我们所有人的失败。我是和球迷和球员在一起的,我有责任帮助新的佛罗伦萨队在职业足球中重新开始。” 切奇·高里同意大利中期信贷银行的谈判没有结果,对球队的第二次拍卖仍旧无人问津,没有一分钱注入俱乐部,所以即便是队长迪利维奥拿着全队的工资收据出现在米兰,也无济于事。有些人想到,目前佛罗伦萨队中还有戈麦斯、米贾托维奇和基耶萨这样的大牌球星,而只要把基耶萨一个人卖掉,就完全可以填充2200万欧元的债务。但事情并不是如此简单。今年夏天意大利的转会市场本来就很冷清,各支球队都很节约,不是老板们不喜欢戈麦斯和基耶萨,而是他们希望等到佛罗伦萨破产后,可以一分钱不花地把他们带到自己的球队。对这一点,切奇·高里和他的球员都没有办法。 曾经辉煌的佛罗伦萨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历史名词。球队已经处于解散状态,不管是主教练法切蒂,还是20多名球员,都可以收拾行李,寻找自己的新东家了。球员们现在都是自由身,因此找到新东家应该不是问题。法切蒂在周四表示:“明天,我将和球员们谈一谈,看看他们谁还愿意留在这里,加入新的佛罗伦萨队,到时我再决定是否自己也将留下。”佛罗伦萨市长多米尼奇承诺将会在最短的时间内重新建立起一支属于佛罗伦萨市的球队,“在现在这个时候,我很伤心,而且我知道你们也很伤心。但现在我们要向前看,要重新树立信心,重新建立起我们自己的球队,让职业足球仍旧留在佛罗伦萨。”新球会将不许同原来的球会重名,当然,球会还是要建立在现有球会的基础上。 鲁伊·科斯塔在得知这一消息后也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当时他显得很平静,“真的不愿看到最终的结果会是这样,但问题一年年积压下来,最终总要有爆发的时候。我在佛罗伦萨住了很多年,我想这样的一天还将会很真实地度过。我了解那个城市,了解那里的球迷。” 新球队将从哪一级联赛开始打起?这是在昨天的足协会议后最引人关注的问题。从丙级一组,还是从丙级二组?一般情况下,答案是丙级二组,佛罗伦萨将作为该级联赛的第19支球队参赛,而上赛季乙级联赛的第17名特纳那将重新回到乙级联赛。但鉴于佛罗伦萨的特殊情况,加利亚尼提议佛罗伦萨从丙级一组打起,这样既可以防止球队掉进业余联赛,还有利于球队在短时间内重新回到乙级和甲级。森西也同意这个提议,但现在事情的决定权在卡拉罗以及足协的马济尼和阿贝蒂博士手中。卡拉罗的决定再次成为焦点,而有了这一次的教训,人们都不敢奢望下一次能有什么样的好结果

yabo1



  8月1日清晨,佛罗伦萨城静悄悄的。位于Savonarola广场的佛罗伦萨俱乐部总部前,三三两两地来了一些球迷。他们带来了鲜花,带来了紫色的围巾,他们把这些献给了即将死去的佛罗伦萨俱乐部。俱乐部总部是一幢苍白色的小楼,奄奄一息。这样的葬礼是平静的,是忧伤的。到了下午,等到卡拉罗宣布佛罗伦萨俱乐部已不复存在,佛罗伦萨城要重新组建自己的球队从丙级联赛从头开始的时候,丧礼也悄然结束了。 没有2200万欧元,没能在乙级联赛注册,佛罗伦萨的名字就这样在意大利足坛消失了。人们都以为足协会网开一面,卡拉罗会强行让佛罗伦萨通过注册,但这一次人们都错了。从7月29日到8月1日,足协认为已经给足了切奇·高里时间,而卡拉罗在最后关头也没有挽救佛罗伦萨,他顺从了球会预算审查委员会的决定,让佛罗伦萨自己滑落悬崖。在昨天的足协会议最后,卡拉罗说:“这是非常糟糕的一天,因为一家有着优良足球传统的俱乐部没能在联赛成功注册。这是我们所有人的失败。我是和球迷和球员在一起的,我有责任帮助新的佛罗伦萨队在职业足球中重新开始。” 切奇·高里同意大利中期信贷银行的谈判没有结果,对球队的第二次拍卖仍旧无人问津,没有一分钱注入俱乐部,所以即便是队长迪利维奥拿着全队的工资收据出现在米兰,也无济于事。有些人想到,目前佛罗伦萨队中还有戈麦斯、米贾托维奇和基耶萨这样的大牌球星,而只要把基耶萨一个人卖掉,就完全可以填充2200万欧元的债务。但事情并不是如此简单。今年夏天意大利的转会市场本来就很冷清,各支球队都很节约,不是老板们不喜欢戈麦斯和基耶萨,而是他们希望等到佛罗伦萨破产后,可以一分钱不花地把他们带到自己的球队。对这一点,切奇·高里和他的球员都没有办法。 曾经辉煌的佛罗伦萨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历史名词。球队已经处于解散状态,不管是主教练法切蒂,还是20多名球员,都可以收拾行李,寻找自己的新东家了。球员们现在都是自由身,因此找到新东家应该不是问题。法切蒂在周四表示:“明天,我将和球员们谈一谈,看看他们谁还愿意留在这里,加入新的佛罗伦萨队,到时我再决定是否自己也将留下。”佛罗伦萨市长多米尼奇承诺将会在最短的时间内重新建立起一支属于佛罗伦萨市的球队,“在现在这个时候,我很伤心,而且我知道你们也很伤心。但现在我们要向前看,要重新树立信心,重新建立起我们自己的球队,让职业足球仍旧留在佛罗伦萨。”新球会将不许同原来的球会重名,当然,球会还是要建立在现有球会的基础上。 鲁伊·科斯塔在得知这一消息后也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当时他显得很平静,“真的不愿看到最终的结果会是这样,但问题一年年积压下来,最终总要有爆发的时候。我在佛罗伦萨住了很多年,我想这样的一天还将会很真实地度过。我了解那个城市,了解那里的球迷。” 新球队将从哪一级联赛开始打起?这是在昨天的足协会议后最引人关注的问题。从丙级一组,还是从丙级二组?一般情况下,答案是丙级二组,佛罗伦萨将作为该级联赛的第19支球队参赛,而上赛季乙级联赛的第17名特纳那将重新回到乙级联赛。但鉴于佛罗伦萨的特殊情况,加利亚尼提议佛罗伦萨从丙级一组打起,这样既可以防止球队掉进业余联赛,还有利于球队在短时间内重新回到乙级和甲级。森西也同意这个提议,但现在事情的决定权在卡拉罗以及足协的马济尼和阿贝蒂博士手中。卡拉罗的决定再次成为焦点,而有了这一次的教训,人们都不敢奢望下一次能有什么样的好结果



  8月1日清晨,佛罗伦萨城静悄悄的。位于Savonarola广场的佛罗伦萨俱乐部总部前,三三两两地来了一些球迷。他们带来了鲜花,带来了紫色的围巾,他们把这些献给了即将死去的佛罗伦萨俱乐部。俱乐部总部是一幢苍白色的小楼,奄奄一息。这样的葬礼是平静的,是忧伤的。到了下午,等到卡拉罗宣布佛罗伦萨俱乐部已不复存在,佛罗伦萨城要重新组建自己的球队从丙级联赛从头开始的时候,丧礼也悄然结束了。 没有2200万欧元,没能在乙级联赛注册,佛罗伦萨的名字就这样在意大利足坛消失了。人们都以为足协会网开一面,卡拉罗会强行让佛罗伦萨通过注册,但这一次人们都错了。从7月29日到8月1日,足协认为已经给足了切奇·高里时间,而卡拉罗在最后关头也没有挽救佛罗伦萨,他顺从了球会预算审查委员会的决定,让佛罗伦萨自己滑落悬崖。在昨天的足协会议最后,卡拉罗说:“这是非常糟糕的一天,因为一家有着优良足球传统的俱乐部没能在联赛成功注册。这是我们所有人的失败。我是和球迷和球员在一起的,我有责任帮助新的佛罗伦萨队在职业足球中重新开始。” 切奇·高里同意大利中期信贷银行的谈判没有结果,对球队的第二次拍卖仍旧无人问津,没有一分钱注入俱乐部,所以即便是队长迪利维奥拿着全队的工资收据出现在米兰,也无济于事。有些人想到,目前佛罗伦萨队中还有戈麦斯、米贾托维奇和基耶萨这样的大牌球星,而只要把基耶萨一个人卖掉,就完全可以填充2200万欧元的债务。但事情并不是如此简单。今年夏天意大利的转会市场本来就很冷清,各支球队都很节约,不是老板们不喜欢戈麦斯和基耶萨,而是他们希望等到佛罗伦萨破产后,可以一分钱不花地把他们带到自己的球队。对这一点,切奇·高里和他的球员都没有办法。 曾经辉煌的佛罗伦萨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历史名词。球队已经处于解散状态,不管是主教练法切蒂,还是20多名球员,都可以收拾行李,寻找自己的新东家了。球员们现在都是自由身,因此找到新东家应该不是问题。法切蒂在周四表示:“明天,我将和球员们谈一谈,看看他们谁还愿意留在这里,加入新的佛罗伦萨队,到时我再决定是否自己也将留下。”佛罗伦萨市长多米尼奇承诺将会在最短的时间内重新建立起一支属于佛罗伦萨市的球队,“在现在这个时候,我很伤心,而且我知道你们也很伤心。但现在我们要向前看,要重新树立信心,重新建立起我们自己的球队,让职业足球仍旧留在佛罗伦萨。”新球会将不许同原来的球会重名,当然,球会还是要建立在现有球会的基础上。 鲁伊·科斯塔在得知这一消息后也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当时他显得很平静,“真的不愿看到最终的结果会是这样,但问题一年年积压下来,最终总要有爆发的时候。我在佛罗伦萨住了很多年,我想这样的一天还将会很真实地度过。我了解那个城市,了解那里的球迷。” 新球队将从哪一级联赛开始打起?这是在昨天的足协会议后最引人关注的问题。从丙级一组,还是从丙级二组?一般情况下,答案是丙级二组,佛罗伦萨将作为该级联赛的第19支球队参赛,而上赛季乙级联赛的第17名特纳那将重新回到乙级联赛。但鉴于佛罗伦萨的特殊情况,加利亚尼提议佛罗伦萨从丙级一组打起,这样既可以防止球队掉进业余联赛,还有利于球队在短时间内重新回到乙级和甲级。森西也同意这个提议,但现在事情的决定权在卡拉罗以及足协的马济尼和阿贝蒂博士手中。卡拉罗的决定再次成为焦点,而有了这一次的教训,人们都不敢奢望下一次能有什么样的好结果



  8月1日清晨,佛罗伦萨城静悄悄的。位于Savonarola广场的佛罗伦萨俱乐部总部前,三三两两地来了一些球迷。他们带来了鲜花,带来了紫色的围巾,他们把这些献给了即将死去的佛罗伦萨俱乐部。俱乐部总部是一幢苍白色的小楼,奄奄一息。这样的葬礼是平静的,是忧伤的。到了下午,等到卡拉罗宣布佛罗伦萨俱乐部已不复存在,佛罗伦萨城要重新组建自己的球队从丙级联赛从头开始的时候,丧礼也悄然结束了。 没有2200万欧元,没能在乙级联赛注册,佛罗伦萨的名字就这样在意大利足坛消失了。人们都以为足协会网开一面,卡拉罗会强行让佛罗伦萨通过注册,但这一次人们都错了。从7月29日到8月1日,足协认为已经给足了切奇·高里时间,而卡拉罗在最后关头也没有挽救佛罗伦萨,他顺从了球会预算审查委员会的决定,让佛罗伦萨自己滑落悬崖。在昨天的足协会议最后,卡拉罗说:“这是非常糟糕的一天,因为一家有着优良足球传统的俱乐部没能在联赛成功注册。这是我们所有人的失败。我是和球迷和球员在一起的,我有责任帮助新的佛罗伦萨队在职业足球中重新开始。” 切奇·高里同意大利中期信贷银行的谈判没有结果,对球队的第二次拍卖仍旧无人问津,没有一分钱注入俱乐部,所以即便是队长迪利维奥拿着全队的工资收据出现在米兰,也无济于事。有些人想到,目前佛罗伦萨队中还有戈麦斯、米贾托维奇和基耶萨这样的大牌球星,而只要把基耶萨一个人卖掉,就完全可以填充2200万欧元的债务。但事情并不是如此简单。今年夏天意大利的转会市场本来就很冷清,各支球队都很节约,不是老板们不喜欢戈麦斯和基耶萨,而是他们希望等到佛罗伦萨破产后,可以一分钱不花地把他们带到自己的球队。对这一点,切奇·高里和他的球员都没有办法。 曾经辉煌的佛罗伦萨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历史名词。球队已经处于解散状态,不管是主教练法切蒂,还是20多名球员,都可以收拾行李,寻找自己的新东家了。球员们现在都是自由身,因此找到新东家应该不是问题。法切蒂在周四表示:“明天,我将和球员们谈一谈,看看他们谁还愿意留在这里,加入新的佛罗伦萨队,到时我再决定是否自己也将留下。”佛罗伦萨市长多米尼奇承诺将会在最短的时间内重新建立起一支属于佛罗伦萨市的球队,“在现在这个时候,我很伤心,而且我知道你们也很伤心。但现在我们要向前看,要重新树立信心,重新建立起我们自己的球队,让职业足球仍旧留在佛罗伦萨。”新球会将不许同原来的球会重名,当然,球会还是要建立在现有球会的基础上。 鲁伊·科斯塔在得知这一消息后也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当时他显得很平静,“真的不愿看到最终的结果会是这样,但问题一年年积压下来,最终总要有爆发的时候。我在佛罗伦萨住了很多年,我想这样的一天还将会很真实地度过。我了解那个城市,了解那里的球迷。” 新球队将从哪一级联赛开始打起?这是在昨天的足协会议后最引人关注的问题。从丙级一组,还是从丙级二组?一般情况下,答案是丙级二组,佛罗伦萨将作为该级联赛的第19支球队参赛,而上赛季乙级联赛的第17名特纳那将重新回到乙级联赛。但鉴于佛罗伦萨的特殊情况,加利亚尼提议佛罗伦萨从丙级一组打起,这样既可以防止球队掉进业余联赛,还有利于球队在短时间内重新回到乙级和甲级。森西也同意这个提议,但现在事情的决定权在卡拉罗以及足协的马济尼和阿贝蒂博士手中。卡拉罗的决定再次成为焦点,而有了这一次的教训,人们都不敢奢望下一次能有什么样的好结果



  8月1日清晨,佛罗伦萨城静悄悄的。位于Savonarola广场的佛罗伦萨俱乐部总部前,三三两两地来了一些球迷。他们带来了鲜花,带来了紫色的围巾,他们把这些献给了即将死去的佛罗伦萨俱乐部。俱乐部总部是一幢苍白色的小楼,奄奄一息。这样的葬礼是平静的,是忧伤的。到了下午,等到卡拉罗宣布佛罗伦萨俱乐部已不复存在,佛罗伦萨城要重新组建自己的球队从丙级联赛从头开始的时候,丧礼也悄然结束了。 没有2200万欧元,没能在乙级联赛注册,佛罗伦萨的名字就这样在意大利足坛消失了。人们都以为足协会网开一面,卡拉罗会强行让佛罗伦萨通过注册,但这一次人们都错了。从7月29日到8月1日,足协认为已经给足了切奇·高里时间,而卡拉罗在最后关头也没有挽救佛罗伦萨,他顺从了球会预算审查委员会的决定,让佛罗伦萨自己滑落悬崖。在昨天的足协会议最后,卡拉罗说:“这是非常糟糕的一天,因为一家有着优良足球传统的俱乐部没能在联赛成功注册。这是我们所有人的失败。我是和球迷和球员在一起的,我有责任帮助新的佛罗伦萨队在职业足球中重新开始。” 切奇·高里同意大利中期信贷银行的谈判没有结果,对球队的第二次拍卖仍旧无人问津,没有一分钱注入俱乐部,所以即便是队长迪利维奥拿着全队的工资收据出现在米兰,也无济于事。有些人想到,目前佛罗伦萨队中还有戈麦斯、米贾托维奇和基耶萨这样的大牌球星,而只要把基耶萨一个人卖掉,就完全可以填充2200万欧元的债务。但事情并不是如此简单。今年夏天意大利的转会市场本来就很冷清,各支球队都很节约,不是老板们不喜欢戈麦斯和基耶萨,而是他们希望等到佛罗伦萨破产后,可以一分钱不花地把他们带到自己的球队。对这一点,切奇·高里和他的球员都没有办法。 曾经辉煌的佛罗伦萨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历史名词。球队已经处于解散状态,不管是主教练法切蒂,还是20多名球员,都可以收拾行李,寻找自己的新东家了。球员们现在都是自由身,因此找到新东家应该不是问题。法切蒂在周四表示:“明天,我将和球员们谈一谈,看看他们谁还愿意留在这里,加入新的佛罗伦萨队,到时我再决定是否自己也将留下。”佛罗伦萨市长多米尼奇承诺将会在最短的时间内重新建立起一支属于佛罗伦萨市的球队,“在现在这个时候,我很伤心,而且我知道你们也很伤心。但现在我们要向前看,要重新树立信心,重新建立起我们自己的球队,让职业足球仍旧留在佛罗伦萨。”新球会将不许同原来的球会重名,当然,球会还是要建立在现有球会的基础上。 鲁伊·科斯塔在得知这一消息后也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当时他显得很平静,“真的不愿看到最终的结果会是这样,但问题一年年积压下来,最终总要有爆发的时候。我在佛罗伦萨住了很多年,我想这样的一天还将会很真实地度过。我了解那个城市,了解那里的球迷。” 新球队将从哪一级联赛开始打起?这是在昨天的足协会议后最引人关注的问题。从丙级一组,还是从丙级二组?一般情况下,答案是丙级二组,佛罗伦萨将作为该级联赛的第19支球队参赛,而上赛季乙级联赛的第17名特纳那将重新回到乙级联赛。但鉴于佛罗伦萨的特殊情况,加利亚尼提议佛罗伦萨从丙级一组打起,这样既可以防止球队掉进业余联赛,还有利于球队在短时间内重新回到乙级和甲级。森西也同意这个提议,但现在事情的决定权在卡拉罗以及足协的马济尼和阿贝蒂博士手中。卡拉罗的决定再次成为焦点,而有了这一次的教训,人们都不敢奢望下一次能有什么样的好结果

  1988年前后,巴乔来到了紫色的佛罗伦萨,第一次穿上了10号球衣。时为意甲中游的佛罗伦萨队,自此之后成为意甲引人注目的实力派球会,因为场上有个10号,叫做巴乔。佛罗伦萨的球迷是火热的,这在日后巴蒂成为佛罗伦萨市长“候选人”的故事中可见一斑。他们深爱巴乔,他们将巴乔视为掌上明珠,等着他带领佛罗伦萨拿到冠军的一天。然而,佛罗伦萨有个主席,他的名字,叫做切奇高里,这个现在已经蹲进深牢大狱的混蛋改变了巴乔的命运。他不喜欢巴乔,就像赵勾不喜欢岳飞一样,他不能容忍整整一个球队包括教练在内无一不在呵护巴乔,将所有目光都集中在巴乔身上的日子——他决定暗地里出售巴乔,赚取大钱。 于是,巴乔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卖到了尤文图斯,这个我现在简直讨厌到呕吐的球队。同样不知情的佛罗伦萨球迷发疯了,他们践踏了巴乔的雕像,打出了“犹大”的标语,他们告诉巴乔:永远不要再回来。 巴乔第一次落泪了,从他深邃得如爱琴海的眼睛里。他默默地离开,没有任何解释。加盟尤文图斯的第一年,在巴乔的进球、助攻、组织、带领下,尤文图斯夺冠,属于巴乔的足坛时代开始了。颇有人情味的一幕发生在是年的一场比赛中,尤文图斯作客佛罗伦萨,身披尤文10号的巴乔,听到了震耳欲聋的掌声,也听到了不断对他发出的嘘声。他在80分钟被换下场,他仰望球迷看台,当着尤文主席的面,捡起了一条佛罗伦萨球迷的紫色围巾,围在身上,绕场跑了一圈。整个球场都安静了,没人再去关注比赛,人们瞩目的,是这个不忘旧情的“掌上明珠”。人们在短暂的安静后,一起起立,为这个心属于佛罗伦萨的世界巨星鼓掌、呐喊……紫色的围巾上,又有了巴乔的泪水。 事后被称之为佛罗伦萨围巾事件 .



  8月1日清晨,佛罗伦萨城静悄悄的。位于Savonarola广场的佛罗伦萨俱乐部总部前,三三两两地来了一些球迷。他们带来了鲜花,带来了紫色的围巾,他们把这些献给了即将死去的佛罗伦萨俱乐部。俱乐部总部是一幢苍白色的小楼,奄奄一息。这样的葬礼是平静的,是忧伤的。到了下午,等到卡拉罗宣布佛罗伦萨俱乐部已不复存在,佛罗伦萨城要重新组建自己的球队从丙级联赛从头开始的时候,丧礼也悄然结束了。 没有2200万欧元,没能在乙级联赛注册,佛罗伦萨的名字就这样在意大利足坛消失了。人们都以为足协会网开一面,卡拉罗会强行让佛罗伦萨通过注册,但这一次人们都错了。从7月29日到8月1日,足协认为已经给足了切奇·高里时间,而卡拉罗在最后关头也没有挽救佛罗伦萨,他顺从了球会预算审查委员会的决定,让佛罗伦萨自己滑落悬崖。在昨天的足协会议最后,卡拉罗说:“这是非常糟糕的一天,因为一家有着优良足球传统的俱乐部没能在联赛成功注册。这是我们所有人的失败。我是和球迷和球员在一起的,我有责任帮助新的佛罗伦萨队在职业足球中重新开始。” 切奇·高里同意大利中期信贷银行的谈判没有结果,对球队的第二次拍卖仍旧无人问津,没有一分钱注入俱乐部,所以即便是队长迪利维奥拿着全队的工资收据出现在米兰,也无济于事。有些人想到,目前佛罗伦萨队中还有戈麦斯、米贾托维奇和基耶萨这样的大牌球星,而只要把基耶萨一个人卖掉,就完全可以填充2200万欧元的债务。但事情并不是如此简单。今年夏天意大利的转会市场本来就很冷清,各支球队都很节约,不是老板们不喜欢戈麦斯和基耶萨,而是他们希望等到佛罗伦萨破产后,可以一分钱不花地把他们带到自己的球队。对这一点,切奇·高里和他的球员都没有办法。 曾经辉煌的佛罗伦萨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历史名词。球队已经处于解散状态,不管是主教练法切蒂,还是20多名球员,都可以收拾行李,寻找自己的新东家了。球员们现在都是自由身,因此找到新东家应该不是问题。法切蒂在周四表示:“明天,我将和球员们谈一谈,看看他们谁还愿意留在这里,加入新的佛罗伦萨队,到时我再决定是否自己也将留下。”佛罗伦萨市长多米尼奇承诺将会在最短的时间内重新建立起一支属于佛罗伦萨市的球队,“在现在这个时候,我很伤心,而且我知道你们也很伤心。但现在我们要向前看,要重新树立信心,重新建立起我们自己的球队,让职业足球仍旧留在佛罗伦萨。”新球会将不许同原来的球会重名,当然,球会还是要建立在现有球会的基础上。 鲁伊·科斯塔在得知这一消息后也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当时他显得很平静,“真的不愿看到最终的结果会是这样,但问题一年年积压下来,最终总要有爆发的时候。我在佛罗伦萨住了很多年,我想这样的一天还将会很真实地度过。我了解那个城市,了解那里的球迷。” 新球队将从哪一级联赛开始打起?这是在昨天的足协会议后最引人关注的问题。从丙级一组,还是从丙级二组?一般情况下,答案是丙级二组,佛罗伦萨将作为该级联赛的第19支球队参赛,而上赛季乙级联赛的第17名特纳那将重新回到乙级联赛。但鉴于佛罗伦萨的特殊情况,加利亚尼提议佛罗伦萨从丙级一组打起,这样既可以防止球队掉进业余联赛,还有利于球队在短时间内重新回到乙级和甲级。森西也同意这个提议,但现在事情的决定权在卡拉罗以及足协的马济尼和阿贝蒂博士手中。卡拉罗的决定再次成为焦点,而有了这一次的教训,人们都不敢奢望下一次能有什么样的好结果



  8月1日清晨,佛罗伦萨城静悄悄的。位于Savonarola广场的佛罗伦萨俱乐部总部前,三三两两地来了一些球迷。他们带来了鲜花,带来了紫色的围巾,他们把这些献给了即将死去的佛罗伦萨俱乐部。俱乐部总部是一幢苍白色的小楼,奄奄一息。这样的葬礼是平静的,是忧伤的。到了下午,等到卡拉罗宣布佛罗伦萨俱乐部已不复存在,佛罗伦萨城要重新组建自己的球队从丙级联赛从头开始的时候,丧礼也悄然结束了。 没有2200万欧元,没能在乙级联赛注册,佛罗伦萨的名字就这样在意大利足坛消失了。人们都以为足协会网开一面,卡拉罗会强行让佛罗伦萨通过注册,但这一次人们都错了。从7月29日到8月1日,足协认为已经给足了切奇·高里时间,而卡拉罗在最后关头也没有挽救佛罗伦萨,他顺从了球会预算审查委员会的决定,让佛罗伦萨自己滑落悬崖。在昨天的足协会议最后,卡拉罗说:“这是非常糟糕的一天,因为一家有着优良足球传统的俱乐部没能在联赛成功注册。这是我们所有人的失败。我是和球迷和球员在一起的,我有责任帮助新的佛罗伦萨队在职业足球中重新开始。” 切奇·高里同意大利中期信贷银行的谈判没有结果,对球队的第二次拍卖仍旧无人问津,没有一分钱注入俱乐部,所以即便是队长迪利维奥拿着全队的工资收据出现在米兰,也无济于事。有些人想到,目前佛罗伦萨队中还有戈麦斯、米贾托维奇和基耶萨这样的大牌球星,而只要把基耶萨一个人卖掉,就完全可以填充2200万欧元的债务。但事情并不是如此简单。今年夏天意大利的转会市场本来就很冷清,各支球队都很节约,不是老板们不喜欢戈麦斯和基耶萨,而是他们希望等到佛罗伦萨破产后,可以一分钱不花地把他们带到自己的球队。对这一点,切奇·高里和他的球员都没有办法。 曾经辉煌的佛罗伦萨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历史名词。球队已经处于解散状态,不管是主教练法切蒂,还是20多名球员,都可以收拾行李,寻找自己的新东家了。球员们现在都是自由身,因此找到新东家应该不是问题。法切蒂在周四表示:“明天,我将和球员们谈一谈,看看他们谁还愿意留在这里,加入新的佛罗伦萨队,到时我再决定是否自己也将留下。”佛罗伦萨市长多米尼奇承诺将会在最短的时间内重新建立起一支属于佛罗伦萨市的球队,“在现在这个时候,我很伤心,而且我知道你们也很伤心。但现在我们要向前看,要重新树立信心,重新建立起我们自己的球队,让职业足球仍旧留在佛罗伦萨。”新球会将不许同原来的球会重名,当然,球会还是要建立在现有球会的基础上。 鲁伊·科斯塔在得知这一消息后也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当时他显得很平静,“真的不愿看到最终的结果会是这样,但问题一年年积压下来,最终总要有爆发的时候。我在佛罗伦萨住了很多年,我想这样的一天还将会很真实地度过。我了解那个城市,了解那里的球迷。” 新球队将从哪一级联赛开始打起?这是在昨天的足协会议后最引人关注的问题。从丙级一组,还是从丙级二组?一般情况下,答案是丙级二组,佛罗伦萨将作为该级联赛的第19支球队参赛,而上赛季乙级联赛的第17名特纳那将重新回到乙级联赛。但鉴于佛罗伦萨的特殊情况,加利亚尼提议佛罗伦萨从丙级一组打起,这样既可以防止球队掉进业余联赛,还有利于球队在短时间内重新回到乙级和甲级。森西也同意这个提议,但现在事情的决定权在卡拉罗以及足协的马济尼和阿贝蒂博士手中。卡拉罗的决定再次成为焦点,而有了这一次的教训,人们都不敢奢望下一次能有什么样的好结果

  1988年前后,巴乔来到了紫色的佛罗伦萨,第一次穿上了10号球衣。时为意甲中游的佛罗伦萨队,自此之后成为意甲引人注目的实力派球会,因为场上有个10号,叫做巴乔。佛罗伦萨的球迷是火热的,这在日后巴蒂成为佛罗伦萨市长“候选人”的故事中可见一斑。他们深爱巴乔,他们将巴乔视为掌上明珠,等着他带领佛罗伦萨拿到冠军的一天。然而,佛罗伦萨有个主席,他的名字,叫做切奇高里,这个现在已经蹲进深牢大狱的混蛋改变了巴乔的命运。他不喜欢巴乔,就像赵勾不喜欢岳飞一样,他不能容忍整整一个球队包括教练在内无一不在呵护巴乔,将所有目光都集中在巴乔身上的日子——他决定暗地里出售巴乔,赚取大钱。 于是,巴乔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卖到了尤文图斯,这个我现在简直讨厌到呕吐的球队。同样不知情的佛罗伦萨球迷发疯了,他们践踏了巴乔的雕像,打出了“犹大”的标语,他们告诉巴乔:永远不要再回来。 巴乔第一次落泪了,从他深邃得如爱琴海的眼睛里。他默默地离开,没有任何解释。加盟尤文图斯的第一年,在巴乔的进球、助攻、组织、带领下,尤文图斯夺冠,属于巴乔的足坛时代开始了。颇有人情味的一幕发生在是年的一场比赛中,尤文图斯作客佛罗伦萨,身披尤文10号的巴乔,听到了震耳欲聋的掌声,也听到了不断对他发出的嘘声。他在80分钟被换下场,他仰望球迷看台,当着尤文主席的面,捡起了一条佛罗伦萨球迷的紫色围巾,围在身上,绕场跑了一圈。整个球场都安静了,没人再去关注比赛,人们瞩目的,是这个不忘旧情的“掌上明珠”。人们在短暂的安静后,一起起立,为这个心属于佛罗伦萨的世界巨星鼓掌、呐喊……紫色的围巾上,又有了巴乔的泪水。 事后被称之为佛罗伦萨围巾事件 .



  8月1日清晨,佛罗伦萨城静悄悄的。位于Savonarola广场的佛罗伦萨俱乐部总部前,三三两两地来了一些球迷。他们带来了鲜花,带来了紫色的围巾,他们把这些献给了即将死去的佛罗伦萨俱乐部。俱乐部总部是一幢苍白色的小楼,奄奄一息。这样的葬礼是平静的,是忧伤的。到了下午,等到卡拉罗宣布佛罗伦萨俱乐部已不复存在,佛罗伦萨城要重新组建自己的球队从丙级联赛从头开始的时候,丧礼也悄然结束了。 没有2200万欧元,没能在乙级联赛注册,佛罗伦萨的名字就这样在意大利足坛消失了。人们都以为足协会网开一面,卡拉罗会强行让佛罗伦萨通过注册,但这一次人们都错了。从7月29日到8月1日,足协认为已经给足了切奇·高里时间,而卡拉罗在最后关头也没有挽救佛罗伦萨,他顺从了球会预算审查委员会的决定,让佛罗伦萨自己滑落悬崖。在昨天的足协会议最后,卡拉罗说:“这是非常糟糕的一天,因为一家有着优良足球传统的俱乐部没能在联赛成功注册。这是我们所有人的失败。我是和球迷和球员在一起的,我有责任帮助新的佛罗伦萨队在职业足球中重新开始。” 切奇·高里同意大利中期信贷银行的谈判没有结果,对球队的第二次拍卖仍旧无人问津,没有一分钱注入俱乐部,所以即便是队长迪利维奥拿着全队的工资收据出现在米兰,也无济于事。有些人想到,目前佛罗伦萨队中还有戈麦斯、米贾托维奇和基耶萨这样的大牌球星,而只要把基耶萨一个人卖掉,就完全可以填充2200万欧元的债务。但事情并不是如此简单。今年夏天意大利的转会市场本来就很冷清,各支球队都很节约,不是老板们不喜欢戈麦斯和基耶萨,而是他们希望等到佛罗伦萨破产后,可以一分钱不花地把他们带到自己的球队。对这一点,切奇·高里和他的球员都没有办法。 曾经辉煌的佛罗伦萨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历史名词。球队已经处于解散状态,不管是主教练法切蒂,还是20多名球员,都可以收拾行李,寻找自己的新东家了。球员们现在都是自由身,因此找到新东家应该不是问题。法切蒂在周四表示:“明天,我将和球员们谈一谈,看看他们谁还愿意留在这里,加入新的佛罗伦萨队,到时我再决定是否自己也将留下。”佛罗伦萨市长多米尼奇承诺将会在最短的时间内重新建立起一支属于佛罗伦萨市的球队,“在现在这个时候,我很伤心,而且我知道你们也很伤心。但现在我们要向前看,要重新树立信心,重新建立起我们自己的球队,让职业足球仍旧留在佛罗伦萨。”新球会将不许同原来的球会重名,当然,球会还是要建立在现有球会的基础上。 鲁伊·科斯塔在得知这一消息后也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当时他显得很平静,“真的不愿看到最终的结果会是这样,但问题一年年积压下来,最终总要有爆发的时候。我在佛罗伦萨住了很多年,我想这样的一天还将会很真实地度过。我了解那个城市,了解那里的球迷。” 新球队将从哪一级联赛开始打起?这是在昨天的足协会议后最引人关注的问题。从丙级一组,还是从丙级二组?一般情况下,答案是丙级二组,佛罗伦萨将作为该级联赛的第19支球队参赛,而上赛季乙级联赛的第17名特纳那将重新回到乙级联赛。但鉴于佛罗伦萨的特殊情况,加利亚尼提议佛罗伦萨从丙级一组打起,这样既可以防止球队掉进业余联赛,还有利于球队在短时间内重新回到乙级和甲级。森西也同意这个提议,但现在事情的决定权在卡拉罗以及足协的马济尼和阿贝蒂博士手中。卡拉罗的决定再次成为焦点,而有了这一次的教训,人们都不敢奢望下一次能有什么样的好结果

  1988年前后,巴乔来到了紫色的佛罗伦萨,第一次穿上了10号球衣。时为意甲中游的佛罗伦萨队,自此之后成为意甲引人注目的实力派球会,因为场上有个10号,叫做巴乔。佛罗伦萨的球迷是火热的,这在日后巴蒂成为佛罗伦萨市长“候选人”的故事中可见一斑。他们深爱巴乔,他们将巴乔视为掌上明珠,等着他带领佛罗伦萨拿到冠军的一天。然而,佛罗伦萨有个主席,他的名字,叫做切奇高里,这个现在已经蹲进深牢大狱的混蛋改变了巴乔的命运。他不喜欢巴乔,就像赵勾不喜欢岳飞一样,他不能容忍整整一个球队包括教练在内无一不在呵护巴乔,将所有目光都集中在巴乔身上的日子——他决定暗地里出售巴乔,赚取大钱。 于是,巴乔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卖到了尤文图斯,这个我现在简直讨厌到呕吐的球队。同样不知情的佛罗伦萨球迷发疯了,他们践踏了巴乔的雕像,打出了“犹大”的标语,他们告诉巴乔:永远不要再回来。 巴乔第一次落泪了,从他深邃得如爱琴海的眼睛里。他默默地离开,没有任何解释。加盟尤文图斯的第一年,在巴乔的进球、助攻、组织、带领下,尤文图斯夺冠,属于巴乔的足坛时代开始了。颇有人情味的一幕发生在是年的一场比赛中,尤文图斯作客佛罗伦萨,身披尤文10号的巴乔,听到了震耳欲聋的掌声,也听到了不断对他发出的嘘声。他在80分钟被换下场,他仰望球迷看台,当着尤文主席的面,捡起了一条佛罗伦萨球迷的紫色围巾,围在身上,绕场跑了一圈。整个球场都安静了,没人再去关注比赛,人们瞩目的,是这个不忘旧情的“掌上明珠”。人们在短暂的安静后,一起起立,为这个心属于佛罗伦萨的世界巨星鼓掌、呐喊……紫色的围巾上,又有了巴乔的泪水。 事后被称之为佛罗伦萨围巾事件 .



  8月1日清晨,佛罗伦萨城静悄悄的。位于Savonarola广场的佛罗伦萨俱乐部总部前,三三两两地来了一些球迷。他们带来了鲜花,带来了紫色的围巾,他们把这些献给了即将死去的佛罗伦萨俱乐部。俱乐部总部是一幢苍白色的小楼,奄奄一息。这样的葬礼是平静的,是忧伤的。到了下午,等到卡拉罗宣布佛罗伦萨俱乐部已不复存在,佛罗伦萨城要重新组建自己的球队从丙级联赛从头开始的时候,丧礼也悄然结束了。 没有2200万欧元,没能在乙级联赛注册,佛罗伦萨的名字就这样在意大利足坛消失了。人们都以为足协会网开一面,卡拉罗会强行让佛罗伦萨通过注册,但这一次人们都错了。从7月29日到8月1日,足协认为已经给足了切奇·高里时间,而卡拉罗在最后关头也没有挽救佛罗伦萨,他顺从了球会预算审查委员会的决定,让佛罗伦萨自己滑落悬崖。在昨天的足协会议最后,卡拉罗说:“这是非常糟糕的一天,因为一家有着优良足球传统的俱乐部没能在联赛成功注册。这是我们所有人的失败。我是和球迷和球员在一起的,我有责任帮助新的佛罗伦萨队在职业足球中重新开始。” 切奇·高里同意大利中期信贷银行的谈判没有结果,对球队的第二次拍卖仍旧无人问津,没有一分钱注入俱乐部,所以即便是队长迪利维奥拿着全队的工资收据出现在米兰,也无济于事。有些人想到,目前佛罗伦萨队中还有戈麦斯、米贾托维奇和基耶萨这样的大牌球星,而只要把基耶萨一个人卖掉,就完全可以填充2200万欧元的债务。但事情并不是如此简单。今年夏天意大利的转会市场本来就很冷清,各支球队都很节约,不是老板们不喜欢戈麦斯和基耶萨,而是他们希望等到佛罗伦萨破产后,可以一分钱不花地把他们带到自己的球队。对这一点,切奇·高里和他的球员都没有办法。 曾经辉煌的佛罗伦萨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历史名词。球队已经处于解散状态,不管是主教练法切蒂,还是20多名球员,都可以收拾行李,寻找自己的新东家了。球员们现在都是自由身,因此找到新东家应该不是问题。法切蒂在周四表示:“明天,我将和球员们谈一谈,看看他们谁还愿意留在这里,加入新的佛罗伦萨队,到时我再决定是否自己也将留下。”佛罗伦萨市长多米尼奇承诺将会在最短的时间内重新建立起一支属于佛罗伦萨市的球队,“在现在这个时候,我很伤心,而且我知道你们也很伤心。但现在我们要向前看,要重新树立信心,重新建立起我们自己的球队,让职业足球仍旧留在佛罗伦萨。”新球会将不许同原来的球会重名,当然,球会还是要建立在现有球会的基础上。 鲁伊·科斯塔在得知这一消息后也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当时他显得很平静,“真的不愿看到最终的结果会是这样,但问题一年年积压下来,最终总要有爆发的时候。我在佛罗伦萨住了很多年,我想这样的一天还将会很真实地度过。我了解那个城市,了解那里的球迷。” 新球队将从哪一级联赛开始打起?这是在昨天的足协会议后最引人关注的问题。从丙级一组,还是从丙级二组?一般情况下,答案是丙级二组,佛罗伦萨将作为该级联赛的第19支球队参赛,而上赛季乙级联赛的第17名特纳那将重新回到乙级联赛。但鉴于佛罗伦萨的特殊情况,加利亚尼提议佛罗伦萨从丙级一组打起,这样既可以防止球队掉进业余联赛,还有利于球队在短时间内重新回到乙级和甲级。森西也同意这个提议,但现在事情的决定权在卡拉罗以及足协的马济尼和阿贝蒂博士手中。卡拉罗的决定再次成为焦点,而有了这一次的教训,人们都不敢奢望下一次能有什么样的好结果



  8月1日清晨,佛罗伦萨城静悄悄的。位于Savonarola广场的佛罗伦萨俱乐部总部前,三三两两地来了一些球迷。他们带来了鲜花,带来了紫色的围巾,他们把这些献给了即将死去的佛罗伦萨俱乐部。俱乐部总部是一幢苍白色的小楼,奄奄一息。这样的葬礼是平静的,是忧伤的。到了下午,等到卡拉罗宣布佛罗伦萨俱乐部已不复存在,佛罗伦萨城要重新组建自己的球队从丙级联赛从头开始的时候,丧礼也悄然结束了。 没有2200万欧元,没能在乙级联赛注册,佛罗伦萨的名字就这样在意大利足坛消失了。人们都以为足协会网开一面,卡拉罗会强行让佛罗伦萨通过注册,但这一次人们都错了。从7月29日到8月1日,足协认为已经给足了切奇·高里时间,而卡拉罗在最后关头也没有挽救佛罗伦萨,他顺从了球会预算审查委员会的决定,让佛罗伦萨自己滑落悬崖。在昨天的足协会议最后,卡拉罗说:“这是非常糟糕的一天,因为一家有着优良足球传统的俱乐部没能在联赛成功注册。这是我们所有人的失败。我是和球迷和球员在一起的,我有责任帮助新的佛罗伦萨队在职业足球中重新开始。” 切奇·高里同意大利中期信贷银行的谈判没有结果,对球队的第二次拍卖仍旧无人问津,没有一分钱注入俱乐部,所以即便是队长迪利维奥拿着全队的工资收据出现在米兰,也无济于事。有些人想到,目前佛罗伦萨队中还有戈麦斯、米贾托维奇和基耶萨这样的大牌球星,而只要把基耶萨一个人卖掉,就完全可以填充2200万欧元的债务。但事情并不是如此简单。今年夏天意大利的转会市场本来就很冷清,各支球队都很节约,不是老板们不喜欢戈麦斯和基耶萨,而是他们希望等到佛罗伦萨破产后,可以一分钱不花地把他们带到自己的球队。对这一点,切奇·高里和他的球员都没有办法。 曾经辉煌的佛罗伦萨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历史名词。球队已经处于解散状态,不管是主教练法切蒂,还是20多名球员,都可以收拾行李,寻找自己的新东家了。球员们现在都是自由身,因此找到新东家应该不是问题。法切蒂在周四表示:“明天,我将和球员们谈一谈,看看他们谁还愿意留在这里,加入新的佛罗伦萨队,到时我再决定是否自己也将留下。”佛罗伦萨市长多米尼奇承诺将会在最短的时间内重新建立起一支属于佛罗伦萨市的球队,“在现在这个时候,我很伤心,而且我知道你们也很伤心。但现在我们要向前看,要重新树立信心,重新建立起我们自己的球队,让职业足球仍旧留在佛罗伦萨。”新球会将不许同原来的球会重名,当然,球会还是要建立在现有球会的基础上。 鲁伊·科斯塔在得知这一消息后也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当时他显得很平静,“真的不愿看到最终的结果会是这样,但问题一年年积压下来,最终总要有爆发的时候。我在佛罗伦萨住了很多年,我想这样的一天还将会很真实地度过。我了解那个城市,了解那里的球迷。” 新球队将从哪一级联赛开始打起?这是在昨天的足协会议后最引人关注的问题。从丙级一组,还是从丙级二组?一般情况下,答案是丙级二组,佛罗伦萨将作为该级联赛的第19支球队参赛,而上赛季乙级联赛的第17名特纳那将重新回到乙级联赛。但鉴于佛罗伦萨的特殊情况,加利亚尼提议佛罗伦萨从丙级一组打起,这样既可以防止球队掉进业余联赛,还有利于球队在短时间内重新回到乙级和甲级。森西也同意这个提议,但现在事情的决定权在卡拉罗以及足协的马济尼和阿贝蒂博士手中。卡拉罗的决定再次成为焦点,而有了这一次的教训,人们都不敢奢望下一次能有什么样的好结果



  8月1日清晨,佛罗伦萨城静悄悄的。位于Savonarola广场的佛罗伦萨俱乐部总部前,三三两两地来了一些球迷。他们带来了鲜花,带来了紫色的围巾,他们把这些献给了即将死去的佛罗伦萨俱乐部。俱乐部总部是一幢苍白色的小楼,奄奄一息。这样的葬礼是平静的,是忧伤的。到了下午,等到卡拉罗宣布佛罗伦萨俱乐部已不复存在,佛罗伦萨城要重新组建自己的球队从丙级联赛从头开始的时候,丧礼也悄然结束了。 没有2200万欧元,没能在乙级联赛注册,佛罗伦萨的名字就这样在意大利足坛消失了。人们都以为足协会网开一面,卡拉罗会强行让佛罗伦萨通过注册,但这一次人们都错了。从7月29日到8月1日,足协认为已经给足了切奇·高里时间,而卡拉罗在最后关头也没有挽救佛罗伦萨,他顺从了球会预算审查委员会的决定,让佛罗伦萨自己滑落悬崖。在昨天的足协会议最后,卡拉罗说:“这是非常糟糕的一天,因为一家有着优良足球传统的俱乐部没能在联赛成功注册。这是我们所有人的失败。我是和球迷和球员在一起的,我有责任帮助新的佛罗伦萨队在职业足球中重新开始。” 切奇·高里同意大利中期信贷银行的谈判没有结果,对球队的第二次拍卖仍旧无人问津,没有一分钱注入俱乐部,所以即便是队长迪利维奥拿着全队的工资收据出现在米兰,也无济于事。有些人想到,目前佛罗伦萨队中还有戈麦斯、米贾托维奇和基耶萨这样的大牌球星,而只要把基耶萨一个人卖掉,就完全可以填充2200万欧元的债务。但事情并不是如此简单。今年夏天意大利的转会市场本来就很冷清,各支球队都很节约,不是老板们不喜欢戈麦斯和基耶萨,而是他们希望等到佛罗伦萨破产后,可以一分钱不花地把他们带到自己的球队。对这一点,切奇·高里和他的球员都没有办法。 曾经辉煌的佛罗伦萨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历史名词。球队已经处于解散状态,不管是主教练法切蒂,还是20多名球员,都可以收拾行李,寻找自己的新东家了。球员们现在都是自由身,因此找到新东家应该不是问题。法切蒂在周四表示:“明天,我将和球员们谈一谈,看看他们谁还愿意留在这里,加入新的佛罗伦萨队,到时我再决定是否自己也将留下。”佛罗伦萨市长多米尼奇承诺将会在最短的时间内重新建立起一支属于佛罗伦萨市的球队,“在现在这个时候,我很伤心,而且我知道你们也很伤心。但现在我们要向前看,要重新树立信心,重新建立起我们自己的球队,让职业足球仍旧留在佛罗伦萨。”新球会将不许同原来的球会重名,当然,球会还是要建立在现有球会的基础上。 鲁伊·科斯塔在得知这一消息后也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当时他显得很平静,“真的不愿看到最终的结果会是这样,但问题一年年积压下来,最终总要有爆发的时候。我在佛罗伦萨住了很多年,我想这样的一天还将会很真实地度过。我了解那个城市,了解那里的球迷。” 新球队将从哪一级联赛开始打起?这是在昨天的足协会议后最引人关注的问题。从丙级一组,还是从丙级二组?一般情况下,答案是丙级二组,佛罗伦萨将作为该级联赛的第19支球队参赛,而上赛季乙级联赛的第17名特纳那将重新回到乙级联赛。但鉴于佛罗伦萨的特殊情况,加利亚尼提议佛罗伦萨从丙级一组打起,这样既可以防止球队掉进业余联赛,还有利于球队在短时间内重新回到乙级和甲级。森西也同意这个提议,但现在事情的决定权在卡拉罗以及足协的马济尼和阿贝蒂博士手中。卡拉罗的决定再次成为焦点,而有了这一次的教训,人们都不敢奢望下一次能有什么样的好结果

  1988年前后,巴乔来到了紫色的佛罗伦萨,第一次穿上了10号球衣。时为意甲中游的佛罗伦萨队,自此之后成为意甲引人注目的实力派球会,因为场上有个10号,叫做巴乔。佛罗伦萨的球迷是火热的,这在日后巴蒂成为佛罗伦萨市长“候选人”的故事中可见一斑。他们深爱巴乔,他们将巴乔视为掌上明珠,等着他带领佛罗伦萨拿到冠军的一天。然而,佛罗伦萨有个主席,他的名字,叫做切奇高里,这个现在已经蹲进深牢大狱的混蛋改变了巴乔的命运。他不喜欢巴乔,就像赵勾不喜欢岳飞一样,他不能容忍整整一个球队包括教练在内无一不在呵护巴乔,将所有目光都集中在巴乔身上的日子——他决定暗地里出售巴乔,赚取大钱。 于是,巴乔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卖到了尤文图斯,这个我现在简直讨厌到呕吐的球队。同样不知情的佛罗伦萨球迷发疯了,他们践踏了巴乔的雕像,打出了“犹大”的标语,他们告诉巴乔:永远不要再回来。 巴乔第一次落泪了,从他深邃得如爱琴海的眼睛里。他默默地离开,没有任何解释。加盟尤文图斯的第一年,在巴乔的进球、助攻、组织、带领下,尤文图斯夺冠,属于巴乔的足坛时代开始了。颇有人情味的一幕发生在是年的一场比赛中,尤文图斯作客佛罗伦萨,身披尤文10号的巴乔,听到了震耳欲聋的掌声,也听到了不断对他发出的嘘声。他在80分钟被换下场,他仰望球迷看台,当着尤文主席的面,捡起了一条佛罗伦萨球迷的紫色围巾,围在身上,绕场跑了一圈。整个球场都安静了,没人再去关注比赛,人们瞩目的,是这个不忘旧情的“掌上明珠”。人们在短暂的安静后,一起起立,为这个心属于佛罗伦萨的世界巨星鼓掌、呐喊……紫色的围巾上,又有了巴乔的泪水。 事后被称之为佛罗伦萨围巾事件 .

  1988年前后,巴乔来到了紫色的佛罗伦萨,第一次穿上了10号球衣。时为意甲中游的佛罗伦萨队,自此之后成为意甲引人注目的实力派球会,因为场上有个10号,叫做巴乔。佛罗伦萨的球迷是火热的,这在日后巴蒂成为佛罗伦萨市长“候选人”的故事中可见一斑。他们深爱巴乔,他们将巴乔视为掌上明珠,等着他带领佛罗伦萨拿到冠军的一天。然而,佛罗伦萨有个主席,他的名字,叫做切奇高里,这个现在已经蹲进深牢大狱的混蛋改变了巴乔的命运。他不喜欢巴乔,就像赵勾不喜欢岳飞一样,他不能容忍整整一个球队包括教练在内无一不在呵护巴乔,将所有目光都集中在巴乔身上的日子——他决定暗地里出售巴乔,赚取大钱。 于是,巴乔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卖到了尤文图斯,这个我现在简直讨厌到呕吐的球队。同样不知情的佛罗伦萨球迷发疯了,他们践踏了巴乔的雕像,打出了“犹大”的标语,他们告诉巴乔:永远不要再回来。 巴乔第一次落泪了,从他深邃得如爱琴海的眼睛里。他默默地离开,没有任何解释。加盟尤文图斯的第一年,在巴乔的进球、助攻、组织、带领下,尤文图斯夺冠,属于巴乔的足坛时代开始了。颇有人情味的一幕发生在是年的一场比赛中,尤文图斯作客佛罗伦萨,身披尤文10号的巴乔,听到了震耳欲聋的掌声,也听到了不断对他发出的嘘声。他在80分钟被换下场,他仰望球迷看台,当着尤文主席的面,捡起了一条佛罗伦萨球迷的紫色围巾,围在身上,绕场跑了一圈。整个球场都安静了,没人再去关注比赛,人们瞩目的,是这个不忘旧情的“掌上明珠”。人们在短暂的安静后,一起起立,为这个心属于佛罗伦萨的世界巨星鼓掌、呐喊……紫色的围巾上,又有了巴乔的泪水。 事后被称之为佛罗伦萨围巾事件 .



  8月1日清晨,佛罗伦萨城静悄悄的。位于Savonarola广场的佛罗伦萨俱乐部总部前,三三两两地来了一些球迷。他们带来了鲜花,带来了紫色的围巾,他们把这些献给了即将死去的佛罗伦萨俱乐部。俱乐部总部是一幢苍白色的小楼,奄奄一息。这样的葬礼是平静的,是忧伤的。到了下午,等到卡拉罗宣布佛罗伦萨俱乐部已不复存在,佛罗伦萨城要重新组建自己的球队从丙级联赛从头开始的时候,丧礼也悄然结束了。 没有2200万欧元,没能在乙级联赛注册,佛罗伦萨的名字就这样在意大利足坛消失了。人们都以为足协会网开一面,卡拉罗会强行让佛罗伦萨通过注册,但这一次人们都错了。从7月29日到8月1日,足协认为已经给足了切奇·高里时间,而卡拉罗在最后关头也没有挽救佛罗伦萨,他顺从了球会预算审查委员会的决定,让佛罗伦萨自己滑落悬崖。在昨天的足协会议最后,卡拉罗说:“这是非常糟糕的一天,因为一家有着优良足球传统的俱乐部没能在联赛成功注册。这是我们所有人的失败。我是和球迷和球员在一起的,我有责任帮助新的佛罗伦萨队在职业足球中重新开始。” 切奇·高里同意大利中期信贷银行的谈判没有结果,对球队的第二次拍卖仍旧无人问津,没有一分钱注入俱乐部,所以即便是队长迪利维奥拿着全队的工资收据出现在米兰,也无济于事。有些人想到,目前佛罗伦萨队中还有戈麦斯、米贾托维奇和基耶萨这样的大牌球星,而只要把基耶萨一个人卖掉,就完全可以填充2200万欧元的债务。但事情并不是如此简单。今年夏天意大利的转会市场本来就很冷清,各支球队都很节约,不是老板们不喜欢戈麦斯和基耶萨,而是他们希望等到佛罗伦萨破产后,可以一分钱不花地把他们带到自己的球队。对这一点,切奇·高里和他的球员都没有办法。 曾经辉煌的佛罗伦萨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历史名词。球队已经处于解散状态,不管是主教练法切蒂,还是20多名球员,都可以收拾行李,寻找自己的新东家了。球员们现在都是自由身,因此找到新东家应该不是问题。法切蒂在周四表示:“明天,我将和球员们谈一谈,看看他们谁还愿意留在这里,加入新的佛罗伦萨队,到时我再决定是否自己也将留下。”佛罗伦萨市长多米尼奇承诺将会在最短的时间内重新建立起一支属于佛罗伦萨市的球队,“在现在这个时候,我很伤心,而且我知道你们也很伤心。但现在我们要向前看,要重新树立信心,重新建立起我们自己的球队,让职业足球仍旧留在佛罗伦萨。”新球会将不许同原来的球会重名,当然,球会还是要建立在现有球会的基础上。 鲁伊·科斯塔在得知这一消息后也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当时他显得很平静,“真的不愿看到最终的结果会是这样,但问题一年年积压下来,最终总要有爆发的时候。我在佛罗伦萨住了很多年,我想这样的一天还将会很真实地度过。我了解那个城市,了解那里的球迷。” 新球队将从哪一级联赛开始打起?这是在昨天的足协会议后最引人关注的问题。从丙级一组,还是从丙级二组?一般情况下,答案是丙级二组,佛罗伦萨将作为该级联赛的第19支球队参赛,而上赛季乙级联赛的第17名特纳那将重新回到乙级联赛。但鉴于佛罗伦萨的特殊情况,加利亚尼提议佛罗伦萨从丙级一组打起,这样既可以防止球队掉进业余联赛,还有利于球队在短时间内重新回到乙级和甲级。森西也同意这个提议,但现在事情的决定权在卡拉罗以及足协的马济尼和阿贝蒂博士手中。卡拉罗的决定再次成为焦点,而有了这一次的教训,人们都不敢奢望下一次能有什么样的好结果



  8月1日清晨,佛罗伦萨城静悄悄的。位于Savonarola广场的佛罗伦萨俱乐部总部前,三三两两地来了一些球迷。他们带来了鲜花,带来了紫色的围巾,他们把这些献给了即将死去的佛罗伦萨俱乐部。俱乐部总部是一幢苍白色的小楼,奄奄一息。这样的葬礼是平静的,是忧伤的。到了下午,等到卡拉罗宣布佛罗伦萨俱乐部已不复存在,佛罗伦萨城要重新组建自己的球队从丙级联赛从头开始的时候,丧礼也悄然结束了。 没有2200万欧元,没能在乙级联赛注册,佛罗伦萨的名字就这样在意大利足坛消失了。人们都以为足协会网开一面,卡拉罗会强行让佛罗伦萨通过注册,但这一次人们都错了。从7月29日到8月1日,足协认为已经给足了切奇·高里时间,而卡拉罗在最后关头也没有挽救佛罗伦萨,他顺从了球会预算审查委员会的决定,让佛罗伦萨自己滑落悬崖。在昨天的足协会议最后,卡拉罗说:“这是非常糟糕的一天,因为一家有着优良足球传统的俱乐部没能在联赛成功注册。这是我们所有人的失败。我是和球迷和球员在一起的,我有责任帮助新的佛罗伦萨队在职业足球中重新开始。” 切奇·高里同意大利中期信贷银行的谈判没有结果,对球队的第二次拍卖仍旧无人问津,没有一分钱注入俱乐部,所以即便是队长迪利维奥拿着全队的工资收据出现在米兰,也无济于事。有些人想到,目前佛罗伦萨队中还有戈麦斯、米贾托维奇和基耶萨这样的大牌球星,而只要把基耶萨一个人卖掉,就完全可以填充2200万欧元的债务。但事情并不是如此简单。今年夏天意大利的转会市场本来就很冷清,各支球队都很节约,不是老板们不喜欢戈麦斯和基耶萨,而是他们希望等到佛罗伦萨破产后,可以一分钱不花地把他们带到自己的球队。对这一点,切奇·高里和他的球员都没有办法。 曾经辉煌的佛罗伦萨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历史名词。球队已经处于解散状态,不管是主教练法切蒂,还是20多名球员,都可以收拾行李,寻找自己的新东家了。球员们现在都是自由身,因此找到新东家应该不是问题。法切蒂在周四表示:“明天,我将和球员们谈一谈,看看他们谁还愿意留在这里,加入新的佛罗伦萨队,到时我再决定是否自己也将留下。”佛罗伦萨市长多米尼奇承诺将会在最短的时间内重新建立起一支属于佛罗伦萨市的球队,“在现在这个时候,我很伤心,而且我知道你们也很伤心。但现在我们要向前看,要重新树立信心,重新建立起我们自己的球队,让职业足球仍旧留在佛罗伦萨。”新球会将不许同原来的球会重名,当然,球会还是要建立在现有球会的基础上。 鲁伊·科斯塔在得知这一消息后也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当时他显得很平静,“真的不愿看到最终的结果会是这样,但问题一年年积压下来,最终总要有爆发的时候。我在佛罗伦萨住了很多年,我想这样的一天还将会很真实地度过。我了解那个城市,了解那里的球迷。” 新球队将从哪一级联赛开始打起?这是在昨天的足协会议后最引人关注的问题。从丙级一组,还是从丙级二组?一般情况下,答案是丙级二组,佛罗伦萨将作为该级联赛的第19支球队参赛,而上赛季乙级联赛的第17名特纳那将重新回到乙级联赛。但鉴于佛罗伦萨的特殊情况,加利亚尼提议佛罗伦萨从丙级一组打起,这样既可以防止球队掉进业余联赛,还有利于球队在短时间内重新回到乙级和甲级。森西也同意这个提议,但现在事情的决定权在卡拉罗以及足协的马济尼和阿贝蒂博士手中。卡拉罗的决定再次成为焦点,而有了这一次的教训,人们都不敢奢望下一次能有什么样的好结果



  8月1日清晨,佛罗伦萨城静悄悄的。位于Savonarola广场的佛罗伦萨俱乐部总部前,三三两两地来了一些球迷。他们带来了鲜花,带来了紫色的围巾,他们把这些献给了即将死去的佛罗伦萨俱乐部。俱乐部总部是一幢苍白色的小楼,奄奄一息。这样的葬礼是平静的,是忧伤的。到了下午,等到卡拉罗宣布佛罗伦萨俱乐部已不复存在,佛罗伦萨城要重新组建自己的球队从丙级联赛从头开始的时候,丧礼也悄然结束了。 没有2200万欧元,没能在乙级联赛注册,佛罗伦萨的名字就这样在意大利足坛消失了。人们都以为足协会网开一面,卡拉罗会强行让佛罗伦萨通过注册,但这一次人们都错了。从7月29日到8月1日,足协认为已经给足了切奇·高里时间,而卡拉罗在最后关头也没有挽救佛罗伦萨,他顺从了球会预算审查委员会的决定,让佛罗伦萨自己滑落悬崖。在昨天的足协会议最后,卡拉罗说:“这是非常糟糕的一天,因为一家有着优良足球传统的俱乐部没能在联赛成功注册。这是我们所有人的失败。我是和球迷和球员在一起的,我有责任帮助新的佛罗伦萨队在职业足球中重新开始。” 切奇·高里同意大利中期信贷银行的谈判没有结果,对球队的第二次拍卖仍旧无人问津,没有一分钱注入俱乐部,所以即便是队长迪利维奥拿着全队的工资收据出现在米兰,也无济于事。有些人想到,目前佛罗伦萨队中还有戈麦斯、米贾托维奇和基耶萨这样的大牌球星,而只要把基耶萨一个人卖掉,就完全可以填充2200万欧元的债务。但事情并不是如此简单。今年夏天意大利的转会市场本来就很冷清,各支球队都很节约,不是老板们不喜欢戈麦斯和基耶萨,而是他们希望等到佛罗伦萨破产后,可以一分钱不花地把他们带到自己的球队。对这一点,切奇·高里和他的球员都没有办法。 曾经辉煌的佛罗伦萨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历史名词。球队已经处于解散状态,不管是主教练法切蒂,还是20多名球员,都可以收拾行李,寻找自己的新东家了。球员们现在都是自由身,因此找到新东家应该不是问题。法切蒂在周四表示:“明天,我将和球员们谈一谈,看看他们谁还愿意留在这里,加入新的佛罗伦萨队,到时我再决定是否自己也将留下。”佛罗伦萨市长多米尼奇承诺将会在最短的时间内重新建立起一支属于佛罗伦萨市的球队,“在现在这个时候,我很伤心,而且我知道你们也很伤心。但现在我们要向前看,要重新树立信心,重新建立起我们自己的球队,让职业足球仍旧留在佛罗伦萨。”新球会将不许同原来的球会重名,当然,球会还是要建立在现有球会的基础上。 鲁伊·科斯塔在得知这一消息后也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当时他显得很平静,“真的不愿看到最终的结果会是这样,但问题一年年积压下来,最终总要有爆发的时候。我在佛罗伦萨住了很多年,我想这样的一天还将会很真实地度过。我了解那个城市,了解那里的球迷。” 新球队将从哪一级联赛开始打起?这是在昨天的足协会议后最引人关注的问题。从丙级一组,还是从丙级二组?一般情况下,答案是丙级二组,佛罗伦萨将作为该级联赛的第19支球队参赛,而上赛季乙级联赛的第17名特纳那将重新回到乙级联赛。但鉴于佛罗伦萨的特殊情况,加利亚尼提议佛罗伦萨从丙级一组打起,这样既可以防止球队掉进业余联赛,还有利于球队在短时间内重新回到乙级和甲级。森西也同意这个提议,但现在事情的决定权在卡拉罗以及足协的马济尼和阿贝蒂博士手中。卡拉罗的决定再次成为焦点,而有了这一次的教训,人们都不敢奢望下一次能有什么样的好结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